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正当欧阳泽觉得自己就要死在欧阳海手里的时候,肩膀上的力度忽然消失了,欧阳泽动了动,居然能动,刚才那种彻骨的疼痛也消失不见了,她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欧阳海,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既然你说你是回来帮我的,那我就暂且给你个机会,你总该拿出点诚意让我相信你吧,阎小艾或是无言的魂魄,取一个过来。”

    欧阳海松开欧阳泽,轻轻的在她肩膀上拍了拍,像是帮她将肩膀上的灰尘掸掉一般。

    “我怎么可能做到,我做不到的,我做不到。”欧阳泽用力的摇了摇头,她这是真心话,这些年她都已经不怎么修炼了,她想要做一个平凡人,和威廉一起慢慢的老去,看着他们的孩子长大,然后享受一些平凡的生活,对于修炼她早就没什么执着了,这么多年来修为也没什么增长。

    “怎么会做不到呢,人你不是都帮我带过来了吗?”欧阳海靠在欧阳泽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欧阳泽整个人又僵住了,她看着欧阳海想要解释什么,欧阳海的声音却先一步又响了起来“欧阳信刚出事,你就来了,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你把我当成傻子吗?”

    “我,我没有。我······”欧阳泽下意识的否认了一句,但欧阳海的手却已经掐住了她的后颈,欧阳泽想要后退,但她却被欧阳泽紧紧的禁锢住了。

    不远处的楼顶,无小黑注意着两人,他看情况不对正想问问江清月要不要帮忙,还没来得及开口,一股强大的灵力就向着他这边攻击而来,无小黑迅速跃起躲过了一击。

    他旁边的江清月也显出了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就向着欧阳海那边冲了过去,无小黑见状也就向下冲了过去,他的猫身在半空中迅速变大,重新变回到了人的形态。

    看着出现的两人欧阳海皱了皱眉,他一早就发现了一只黑猫,原以为是无言,没想到居然是个没见过的小子。

    无小黑被偷袭,心中不爽,见欧阳海正以一种颇带嘲讽的目光看着他,顿时一股怒意上涌,手中迅速掐诀对着欧阳海攻击而去。

    无小黑的年纪小,但本事却不差,说是从一出生就开始修炼也不算夸张,这些年来一直跟着无言修炼,也同时修炼一些符咒之道,可以说是将父母的优点全都结合在了一起,除了自身的累积少一些之外是个实打实的高手。

    即便是欧阳海面对无小黑的攻击也并不好瘦,尤其是两人之间的距离还靠的这么近。

    无小黑的攻击迅猛又强烈,欧阳海猛地将欧阳泽往一边丢了过去,自己则迅速后退躲避,不过他的速度还是查了一些,被一道攻击伤到了手臂,他的白袍上顿时浸出一大片血迹,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你是谁?”

    欧阳海看了一眼自己伤口,并没有去处理,而是眯着眼睛看向无小黑,他这些年都忙着自己事,对于外界并没有太大的关注,他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内敛的人,除了自己事情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好奇心。

    即便是沦为阶下囚他也保持着自己原有的生活节奏,并没有因为形势的改变而改变自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