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姚依依见状,又是一束头发飞来,一下子就将阎小艾的包给甩开了。

    被嘞着脖子,阎小艾顿时就涨红了脸,她用力咬破舌头喷出一口血来,舌尖血至阳落在那些头发上,头发顿时如同遇到了硫酸一样融化掉了,发出阵阵恶臭的味道。

    头发一松开,阎小艾便跌落在了地上,她无暇处理脖子上的伤口迅速到了包前从中掏出一把手枪模样的东西,对着姚依依便是扣动了扳机。

    从枪膛之中射出一颗赤红的珠子,在出堂的瞬间便散开成为一张网,对着姚依依便兜头罩了下去,这是用朱砂混着符灰制成的网,对一般的鬼魂有极大的杀伤力。

    姚依依被忽然出现的网罩住,浑身都开始冒烟,她嘶声力竭的大叫着,眼中透着愤怒的光,她猛地将网撕扯开了一个大洞,露着獠牙又笑了起来。

    “都要死,你们都要死。”

    这里只有阎小艾一个人,阎小艾想她口中的你们只怕指的是那个将他困在这里的天师吧,如今她化成厉鬼,区区镇魂阵只怕困不住她了吧。

    阎小艾想着飞快的往阳台上冲,镇魂阵在没用也能稍微挡一下,让自己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用。

    看阎小艾一副要逃跑的模样,姚依依的头发又甩了过去,绕着她的脚便是拽了起来,阎小艾摔在地上被拖着往姚依依的方向去,她又抓出一把符纸来,想要施展一个黄符阵,咒语到了嘴边却是怎么也想不去来了。

    “该死的,到底怎么念啊。”

    眼看着自己距离那姚依依越来越近了,阎小艾心中无比的慌乱,却偏偏越急越是想不起来,正觉得自己这次要死定了,忽然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少年从阳台中冲了进来,灵光一闪缠在她脚上的头发便断开了。

    没事束缚,阎小艾赶忙又往阳台的方向爬了过去。

    穿着青色道袍的少年背后插着一把桃木剑,腰间挂着一个阴阳葫芦一副标准的天师打扮,他此刻悬在半空之中,手中拿着一把黄符甩开,黄符顿时从他的身体两边散开,围绕着房间旋转一周,然后连接在一起成了一根黄符绳。

    符绳旋转着将姚依依包围了起来,不等姚依依有所反应顿时缠紧,姚依依的身体再次冒起了白烟,她此刻的叫声比之前更为的惨烈,姚依依奋力挣扎着,尖利的鬼爪不停撕扯着身上缠着的符绳,只是那符绳越缠越紧,不一会儿的功夫姚依依的身形渐渐的飘渺了起来,最终消失不见了。光芒一闪,一张黄符又飘回到了那青色道袍的少年手中。

    少年用两指夹着符咒,一翻转符咒的背面用朱砂写着“姚依依”三个字,此时姚依依的恶灵正被困在这张黄符之中。

    “阿浪。”阎小艾激动的喊了一声,被唤作阿浪的少年随即转身走了过去,伸手将阎小艾扶了起来。

    “怎么样,你没事吧,先生怎么让你一个人处理这么危险的事?”

    这阿浪是黑猫公馆的另一个天师,大名欧阳浪,和阎小艾这个不入流的无证天师不同,欧阳浪是正宗天师道传人,早早的就已经考到了一级天师资格证了,在天师行业之中是个天才人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