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三个人默契的沉默了下来,成绩这个严肃的问题她们实在是没有什么资格可以讨论,正尴尬的时候上课铃声响了,四个人赶忙坐好。

    周一的第一节课就是最让人讨厌的数学课,老师还没走进来,阎小艾就开始犯困了,她趴在桌子上,目光却是看着门口的方向。

    8班的数学老师名叫李婷已经三十多岁了,平时还算客气,一上课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今天她踩着高跟鞋进来,踏踏踏踏的声音如同擂鼓,阎小艾莫名的就感到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果然,李婷刚在讲台上站定,就不善的向着阎小艾的方向投去了一道目光。

    “有些同学要是不想做作业,大可以不做,不需要将你的情绪通过试卷表达给我。”李婷说着便举起了一张皱巴巴的试卷,阎小艾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自己的,她那天随手就赛再了包里后来又和女鬼大战了一番,那卷子自然是被揉的皱巴巴的。

    “放学后留下重做,这样的试卷我连看的兴趣都没有。”李婷说完,随手就将那皱巴巴的试卷丢在了一边,然后翻开教程讲起了课。

    阎小艾用脑门在桌子上磕了几下,恨不得冲上去找李婷理论一番,这卷子可是欧阳浪帮她写的,好歹看一眼内容吧,都是正确答案啊。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四个人在下课铃声想起的瞬间就往教室外冲去,一食堂的饭菜最好吃,不过去晚了就会没有,四个人进一食堂的时候还算早,买到了想吃的东西后就在食堂中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该死的李婷居然让我重做又不把卷子还给我,阿浪给我讲的时候我睡着了,根本不记得怎么做了,嗖该怎么办啊?我是没脸让阿浪再给我做一遍的了。”

    阎小艾一边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的抱怨着,想想自己的命运,忍不住就心酸了起来。

    “我们也一样啊,都是错的,放学也得留下,一起一起,为我们的革命友谊干一杯吧。”李玲拿起牛奶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一下,三个人随即一起举起牛奶碰了一下。

    “我看期末考试咱么四个又要垫底了,小艾你有没有什么法术能偷看答案什么的啊,不是小说中都写用小鬼看答案什么的吗?”严粒粒往嘴里扒了一口饭,有些无精打采的问了一句,因为阎小艾的关系,他们平日里都很喜欢看一些灵异小说之类的,所以她便有此一问。

    “养小鬼是犯忌讳的,我是正儿八经的天师哪会这些,我要是有这个本事早就考第一了还用得着成天受老师的白眼吗?”阎小艾托腮,又说道:“放宽心,不是还有陈鹏吗,他肯定垫底,咱们至少不会是倒数第一啊,一般大家都记得倒数第一是谁,不会在意倒数第二,第三的。”

    “我看是未必了,陈鹏很认真的在复习,我看他下课的时候都没离开位置,一直都在看书做习题。倒数第一肯定是我们四个中间产生了,想想就好残忍啊。”木云叹了口气,却是给大家说了一个极为不好的消息,倒数第一的同学都开始发愤图强了,她们四个可就是危机重重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