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启德机场送走戴静贤一行,已经四天后。

    戴静贤带队,两名修缮老手,八名鉴定师,四十名修缮员工组成的庞大队伍。至于李林灿老爷子,他在第二天即拉着赵太来,带着他的助理,已经前往伦敦。

    “阿璃,你稍后帮我联系庞贝施怀雅,就说我中午请他芙蓉楼午餐……”坐进车中,卢灿揉揉眉心。

    “私家飞机挂靠的事?”温碧璃正在弯腰整理车坐垫,随口问道,“为什么不挂在柔佛航空旗下?”

    她前些日子都在新加坡,除了代表卢灿出席大华银行和德银投资的相关会议,还在充电学习国立大学金融及财务管理方面的课程。

    卢灿回港之后,她立即从新加坡赶回来。

    她说的私家飞机一事,两人商量过几次,甚至还打听过具体细节,结果四个字——超级麻烦。

    这会香江有家族买私人飞机吗?

    有!1975年,香江老牌富豪、东亚银行股东李国瑞,就购买了私人飞机,麦道200私人定制款。过去的七年,他用过几次?七次!

    对,就是一年一次。

    不是李国瑞先生不想用,而是香江坑爹的航空管理条例所限。

    香江不禁止购买私人飞机,但想要起飞,必须购买航线——也就是说,飞机只能跑一条线。当然,如果有钱任性,也可以多买,关键是购买航线的费用,超高,那还不如加点钱,投资航空公司。

    可是问题又来了,在香江成立航空公司,必须遵循“航线唯一条例”——单条航线,只允许一家航空公司飞行。国泰航空成立多年,基本上将香江到世界各大重点城市的航线买下来,别家航空公司,想要买航线都木有机会啊。

    私家飞机允许买航线,买不起;开航空公司,又没有黄金航道可以购买。

    买来飞机只能停放在机库中展览,谁还买?

    这种条例谁推行的?自然是国泰航空背后的资方——太古集团。

    太古洋行从香江设立民运航空后,便是最大的投资方,以施怀雅家族为核心的太古洋行资本,六十年来,牢牢控制香江航空业。

    私家飞机想要上天,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挂靠托管。只有挂靠在国泰航空旗下,每个月会给安排一两次升空的机会——航空公司有“加飞条例”,可以临时安插一两次航班。

    所谓加飞条例,也就是航空公司有特别事故,申请紧急航线。这种紧急航班,自然不会成为常态。而且,想要拿到每个月一两次的紧急航班,还需要机主的面子足够大,否则国泰凭什么给你?

    李国瑞的飞机,七年飞七次,就是这么来的,他的那架麦道200都快成废铁了。

    卢灿所说的庞贝施怀雅,就是现任太古集团旗下的太古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国泰航空的幕后股东,施怀雅家族第五代,今年只有三十八岁,蓝湾游艇俱乐部黄金会员,与卢灿的关系还不错。

    这次突发事件,让卢灿越发感觉,没有私人飞机,太麻烦——这次去伦敦的包机,为了申请航线,等了足足三天。

    为什么一定要包机?需携带大量的维修、鉴定用品及仪器,只有包机最合适。

    柔佛航空有卢灿的股份,为什么不挂在它的名下?

    同理啊,马来西亚的航空管制更严格,而且,就卢灿所知,香江过几年就会放松航空条例,私家飞机只需要提前一两天申请航线就能起飞。

    马来西亚呢?一直到几十年后也没有放开。

    卢灿自然不会将购买的私人飞机放到柔佛航空名下。

    这话自然不能和她细说,她弯腰的姿态很美,一个丰盈饱满的臀部,一条柔软细腻的柳腰,一双欣长的腿,一身淡青色的嘉丽女性职业装将她的优美身姿全都衬托出来。

    卢灿忍不住舔舔嘴唇,眼前似乎又有昨晚这丫头令人几欲发狂的蛊惑模样,啪,一掌轻轻扇在丰臀上,随即假正经的坐下,“放在香江,出行方便点。不就是欠庞贝那家伙一个人情吗?以后补上就行。”

    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又回头回头看看,车隔板已经放下来,脸色稍稍放松,“都快要当父亲的人,还这么……”

    一句话说得卢灿面红耳赤。

    小尴尬,好化解,温碧璃有的是办法。

    她坐在他身边,双腿并在一起向右倾斜,撩撩耳际,很有淑女风范,似乎刚才那事浑然未曾发生过一般,“想订哪家的飞机?怕是要等上一两年才能拿到手呢。”

    这件事,她之前收集过资料。对于买一架私人飞机,她还是很开心和支持的。

    因为麻烦,香江买私人飞机的不出一手,可阿灿既然打算收下庞贝施怀雅的人情,那自家的飞机,每月跑一趟,还是没问题的。

    飞机买来谁使用最多?自然是阿灿,而自己呢,成天跟着阿灿,自然也就跟着……!

    “我看空客300就不错!”她主动说出自己的意见。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