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若你不能看到最新更新内容, 是因为购买V章数量不足  主子做了什么,又怎能瞒住这些近身服侍, 日日揣摩上意的人?但她们俩是丁氏的陪嫁丫鬟, 身契都捏在她手中, 自然是效忠于丁氏的。

    靖安侯也不多废话, 他脚尖轻抬,看似轻飘飘地碾在其中一名婢女跪伏着的手臂上, 只听“咔扎”一声骨折声,那婢女只觉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 顿时趴在地上, 浑身抽搐, 冷汗不止。

    千金之躯, 坐不垂堂。靖安侯本不必自己动手的, 但自听了长孙的话,他胸中就积聚起一股郁气,急需一个倾泻的出口。

    “你们奶奶,恐怕活不成了。”靖安侯瞥了眼气息微弱, 生机将断的丁氏, 把脚尖挪到了她另一只完好的手上,冷冷道,“你们想尽忠, 恐怕要到地底去叙主仆情义了。”

    那丫鬟还在咬牙忍耐着手臂疼痛, 闻言一凛, 不由面露迟疑。靖安侯却没有耐心等她下定决心,用力踩了上去,又是“咔扎”一声,手骨应声而断。

    两手皆断,那丫鬟疼的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另一名丫鬟已被吓破了胆子,见靖安侯将目光转向自己,不由连连磕头道:“我说,我都说……”

    她满头大汗地说起往事:“二奶奶从小身子就弱,三岁时,一个女道长突然上门,她道自己与二奶奶有缘,给了夫人一个药方,说来也奇,多少名医都看不好的病症,服了这药就果然慢慢好转了。”

    “后来那女道长说二奶奶命中有一劫,若是留在俗世,怕是要受尽煎熬,活不过二十岁。她要化了二奶奶去出家,老爷、夫人疼爱女儿,固不肯从,苦苦恳求破解之法,那女道长无法,就给了二奶奶一个玉牌,指导二奶奶修行……”

    “后来二奶奶惊马,马车都差点翻倒了,多亏了二爷出手相救,二奶奶像迷了心窍,执意嫁予二爷,说自己命中那一劫是应在了此处。老爷夫人盼着女儿以后能平平安安,谢家又是世袭一等侯府,纵是个庶子也认了。成亲后,二爷也不知如何得知此事,提出要随二奶奶修行,说如此两人方能天长地久,二奶奶喜不自胜,立即答应了……”

    两人新婚燕尔,丁氏对谢清朗自然毫无保留,甚至不惜损耗自身修为帮他引气入体,提升境界。如此,谢清朗的修炼速度一日千里,渐渐有超越丁氏之势。

    这本是好事。但随着修炼愈深,丁氏无法再提供帮助,谢清朗待丁氏就渐渐冷淡了。

    往日的耳鬓厮磨还清晰仿若在眼前,被冷待的丁氏如何甘心?她的一生之劫,恐怕正是应在一个痴字上。

    哭过,求过,闹过,在谢清朗眼中,不过是一场又一场无理取闹。

    徒惹笑话。

    或许,在外人眼中,谢清朗尊重嫡妻,连通房都从不曾有,是难得的洁身自好之人。但丁氏全身心寄在谢清朗身上,她要的岂会是这样的虚名。

    她终于开始放下身段,曲意讨好。

    骄傲、自尊渐渐坍塌,丁氏自愿变成了谢清朗手中的一把刀,承担所有罪孽因果,只为博取他一个关注眼神,一个赞许微笑。

    但他们中间横亘着一个前未婚妻。

    丁氏渐渐发现了谢清朗另有所爱,却自欺欺人不肯相信。

    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发现他在炼尸。

    这是极易遭天谴的邪术。一个不小心,不仅身败名裂,还会祸及家族!

    她虽成了他手中的刽子手,却知道,不是所有东西都能碰的。她想要的是天长地久,而非任由他疯狂。

    丁氏终于知道,自己这些年做了那么多,竟只是为她人做嫁衣裳。

    谢清朗如何知道这种邪术的,没有人知道。但他开始炼尸时,只是一介凡人。

    他在炼的,是他的表姐何嫣。

    以凡人之力,又如何能成就逆天邪术?

    一年、两年、三年,谢清朗的炼尸术迟迟没有进展,终于耗尽谢清朗的耐性。

    因为第三年,表姐的尸体开始发僵发黑了,心痛不已的谢清朗找上了丁氏,踏上了修行之路。

    他利用了丁氏,但他何尝不怨恨丁氏?

    他背叛了表姐。

    ……

    靖安侯气的一脚将一张花梨木靠椅踢断了。

    所有人噤若寒蝉。

    靖安侯剧烈地喘着气,愤怒、痛苦、不敢置信,理智摧枯拉朽般湮灭,让他像一只暴怒的困兽。

    丁氏咒魇长孙,遭到反噬濒死。

    他还未来得及震惊,长孙就带了一名叫卫平的人来寻他,告诉他长子的死另有蹊跷。

    如此荒谬,却撕碎了府中平静的假象,摧毁了他心中安宁的家。

    他想起八年多前,谢清朗因何嫣之死一蹶不振,他几乎操碎了心。后来他要娶丁氏,尽管知道两人不是良配,但终究抵不过一腔拳拳爱子之心,他舍下老脸,极力促成了这门婚事。

    却原来是另有目的,居心叵测!

    真是莫大的讽刺。

    怒不可遏地让人将二房所有人都绑了,封了听香居大门,靖安侯才佝偻着背,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谢嘉树正在书房里静静等候他。

    祖孙二人一时相顾无言。

    靖安侯思及长子死于非命,谢嘉树从小失恃失怙,又接连遭遇绑架、刺杀,心中泛起细细密密的疼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