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一涵把剩下的一半呵欠硬吞了回去,同时因为像做贼被抓了现行,脸腾的一下红透了。

    她习惯性地咬了咬嘴唇,轻声说:“对不起叶先生,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潮红的小脸,局促不安的眼神,她宽大的女佣制服,在领口处能看到雪白的两个半圆。这副模样怎么看都让男人又想保护,又想狠狠地欺负蹂躏。

    叶子墨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她听到自己害怕的心跳声,格外的响。

    她低垂头,避开他奇怪的眼神。他的手朝着她伸出了一点点,又握拳,收回去,随即抿紧了唇转身离开。

    这就走了?

    她以为他会为难她的,或者说让她跟进房间去值班什么的。

    他什么都没说,真是万幸。

    他走后,夏一涵狠吸了一口气,心里默默地祈祷:小军,请你一定要帮我,让叶理事长早点到这里来吧。

    她沉下心来继续擦地,直到白色的抹布上看不到一点点的灰尘。

    值班的安保人员去把门上了锁,又打着呵欠回去睡觉。

    夏一涵猜想叶子墨肯定也睡了,才悄悄去了卫生间把藏好了的碎布和针线全部拿出来,摊在地板上。

    好在她们时间匆忙,布剪的不是特别碎,还是一大块一大块的。

    她把那些碎布按照两条裙子分开,先把其中一条拼好,就动手开始缝补。

    工程可谓浩大,她很明白,要是针线看起来明显,管家也会找茬的,所以缝的针脚特别细小。

    她很庆幸小时候做过这些,还是很熟练的。只是大厅里的大灯都已经关了,此时的灯光有些暗,她有点儿看不清,就变的吃力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瞌睡越来越重,撑着僵硬的眼皮,针很多次扎到手上。

    刺的疼了,又会清醒一些。

    洗完澡看完书的叶子墨,打开房间内的电脑,点开大厅里的监控画面,目光沉沉地落在坐在地上的夏一涵身上。

    有些暗,看不太清她在做什么,他靠近屏幕仔细看了两眼,在见到她是在缝补衣服时,他的眉头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

    正好这时,夏一涵又在犯困,针尖不偏不倚地扎到了拇指缝隙里,剧痛让她彻底清醒了。

    她使劲儿捏住自己的指尖,血从里面渗出来,眼泪就那么不知不觉地也跟着流了出来。

    夜,那么深,也许只有这时她才能放任自己哭出来。

    忍了太久太久了,眼泪一释放就再也收不住。她不敢发出声音,就死死咬住嘴唇,任泪水不断地奔流,宣泄。

    叶子墨怔怔地盯着屏幕,目光变的很复杂。

    他的拳头渐渐的握紧,握紧,又松开。

    拿起茶几上的电话,他熟练地拨了几个号码,那边很快传来管家毕恭毕敬的声音。

    “叶先生!”

    “我们叶家,穷的需要佣人自己缝补衣服了?”他冷着声音问。

    管家本就睡的迷迷糊糊的,一时有些摸不清头脑。

    “叶先生,这,我没听懂。”

    “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