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快更新总裁的小猎物最新章节!

    来参加葬礼的人倒是不少,众人都坐在吊唁的大堂,看着年纪都不轻,叶淼和叶水墨到后,当初见到的那个男人迎了上来,“我想既然你们能够去看望父亲,那么父亲一定

    也很看重你们,所以冒昧的帮父亲做了决定,希望你们来送他一程。”

    “节哀。”叶淼淡淡道。

    站在男人旁边身材有些发福的女人哭了几声,叶水墨看着这两人,总觉得哪里奇怪,一下恍然大悟。

    人在哭过的时候,眼睛好歹会红吧,但是这男人连红眼丝都没有。

    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男人询问般看向她,她忙回了声节哀,然后跟着叶淼走了。

    两人坐在后头,前面两位老者正在说话,听内容应该是老人生前的好朋友。

    “走了也好啊,到了我们这岁数,也就不图别的什么了,现在也吃不动,玩不动,死了也不给儿子添麻烦。”

    “虽然话这么说,不过他看起来那么年轻,前一个月还说了要聚一聚,这没几天忽然就去世了,也太突然了。”

    那边棺木已经抬出来让人瞻仰,这两个老人你扶着我,我引着你离开位置去看老人,叶水墨和叶淼没动。

    吊唁结束,棺材要转移到外面的墓园,众人又纷纷往外走,叶水墨走在后面,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忽然有一种乌鸦归巢的感觉。

    墓地旁,牧师正在做最后的祝福,叶水墨裹紧大衣,不经意间看见邹世明也来了,对方站在最前面,似乎从一开始就没发现他们两人。

    她四处找,终于找到要揍的人,压低声音和叶淼说要去洗手间,然后悄悄退出。

    邹龙似乎也要到洗手间,她跑过去截住他,冷声道:“恶作剧男孩,不准备对你的恶作剧说声抱歉吗?”

    “我做什么了?”邹龙皱眉。

    “现在说这话会不会太迟了。”叶水墨冷笑,“你的失忆症也好得太快。”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趟进这趟浑水。”

    他想走,叶水墨抢过他随身携带的双肩包,把所有东西都倒出来,“既然你不肯说,我就找到铁证,让你无话可说。”

    她弯腰在杂物里翻找,却没有找到手机,邹龙也不抢,“你究竟要找什么?”

    叶水墨怒:“连手机都记得多丢掉?好缜密的心思。”

    “手机?”邹龙道:“我手机来L市的时候丢了。”

    这个谎言就算是几岁孩子都不会轻易相信吧,叶水墨踢开地上的东西,“你昨天晚上让我去南阳街,让我看装在盒子里的死猫,这些除了你能做得出来,没有别人了吧。”

    邹龙诧异,“他们也找上你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叶水墨不懂,只想着又是对方的说辞。

    “你们现在立刻走。”邹龙拉过她手腕,大步流星往墓地外走,神色紧张。

    “放开我。”叶水墨挣扎,发现后者力气居然大得很,没法轻易的掰开,被带着着踉跄了几步。

    “放手!”因为叶水墨消失太久所以引得叶淼出来找人,看到此场景,他怒不可遏的将叶水墨抱回身边,拎起邹龙的衣领,眼神发冷。

    “小龙!”邹世明大步流星走过来。

    邹龙忽然撞开叶淼,狼狈的朝着墓园外跑去,连番撞倒了好几个人。

    “叶小姐你没事吧?”邹世明眼神关切,“小龙是不是又对你胡说什么了?”

    叶水墨本来想把昨天的事说了,话到嘴边却临时变了内容,“他喜欢我,在学校故意对我好,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从刚才两人拉扯的样子来看,似乎确实是这样,邹世明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回去会好好教导他,今天本来想带他来冰释前嫌,没想到又弄出这些,都怪我太宠爱他了,

    他说什么都对,才会弄成这样。”

    “邹总,我希望不要再发生这种事,否则我的恋人会很受困扰。”叶淼脸色很不好看。

    邹总连忙点头答应,“这件事确实是我孩子的问题,我回去以后会好好管教。”

    等人走了,叶水墨挽着他手臂,“你刚才样子帅呆了。”

    叶淼刮了她鼻子一下,“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他起争执的?”

    就知道骗不过他,叶水墨把老者死的时候邹龙说的话复述了一遍,不过把昨晚的事隐瞒了,否则以后都别想自己出门了。

    邹龙的东西还掉在地上,叶水墨跑去把那些东西捡起来,摸索到一个小纸团,打开愣怔,“你看看这个。”

    纸团上画着毫无章法的线条以及纸张缺口的契合度都似成相识,两人立刻赶回酒店,车上,叶水墨看纸团,心里把放在酒店的纸条链接起来,越想觉得越是一套的。

    邹龙这个人太奇怪了,看起来像是个坏人,也在做坏事,但是深入接触后感觉又十分怪,就好像今天他说的话,还有邹世明的话。

    “你觉得邹先生真的很宠邹龙吗?”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