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啪”的一声脆响,方丽娜的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到了她,夏一涵白皙的脸上很快现出清晰的五个指印。

    她没看方丽娜,而是直直地看向叶子墨。

    她的眼光分明在说:“这下,你满意了吗?”

    叶子墨的眉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只一瞬就神色如常,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转回头继续在跑步机上运动。

    管家连忙冲方丽娜喝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站回队伍里去!”

    方丽娜能亲手打夏一涵,别提多解气了。赵天爱和孙萌萌看着夏一涵的脸上被掌刮的印记,也觉得非常解恨。

    她胆敢公然去勾引太子爷,就是活该被打。要不是怕被开除失去机会,她们都想把她围起来狠狠的揍一顿,最好把她那张招人恨的脸弄花。

    夏一涵的脸火辣辣的痛,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两口起后,默默地去拿了毛巾和托盘跟其他人一起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站回队列里。

    叶子墨不用看也知道她神态如常,这种安静和自制总让人有一种想要挑战的欲望。他不禁在想,到底是什么让她甘愿去做一颗棋子。

    叫管家特意安排人去查,并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很难推测到她的动机。

    不管原因是什么,她的存在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也别怪他手下无情了。

    叶子墨运动完,擦汗时用的还是方丽娜的毛巾,这细微的动作让管家和所有的女佣都觉得太子爷对方丽娜的所作所为是赞同的。

    几个善妒的女人好像找到了靠山,心里都开始盘算要怎么样把夏一涵赶出去。

    伺候叶子墨用完早餐,他没出门,吩咐管家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来。

    “你们可以称呼他海先生,注意礼仪要到位。”

    “是!”管家毕恭毕敬地说道。

    叶子墨说完,自去他的书房,管家知道,他在书房里,一般就不需要人伺候着了,便吩咐女佣们做其他的杂事。

    裁缝把衣服做好送过来时,管家集合所有人,按照衣服内里标签上的名字给她们发下去,每个人两套。

    “这两套衣服,一洗一换,从今天开始,不管出现在什么场合,你们都必须穿制服。谁要是不穿,或者穿了脏的坏的衣服出来,必须受罚,严重的我会让她走人。听懂了吗?”管家扬着声音问道。

    “听懂了!”众人齐声回答。

    “现在回房间去换衣服,十分钟后集合!”

    回房的路上,方丽娜赵天爱和孙萌萌聚在一起,小声商议了一会儿。

    夏一涵在前面走的飞快,她打开门进去,刚把两套衣服放到床上,准备脱换,刘晓娇忽然在门口叫她。

    “一涵,你出来一下,行吗?”

    “来了。”

    她走出房间,刘晓娇把她拉到一边,小声问她:“你的脸疼吗?方丽娜太过分了,她昨晚还打了我,不过没这么重。”

    夏一涵皱紧了眉,问她:“她为什么打你?”

    “昨晚我想出去帮你擦地,刚出门就被她发现了,所以就……算了,也不疼,就不说我了。我看她们刚刚好像在研究着怎么对付你呢,你小心点儿。”

    夏一涵重重点了点头,握住刘晓娇的手,说道:“真对不起你,你别管我的事了,自保要紧。”我不会让你白白挨这一巴掌,你放心,不过这话,她并没说出口。

    “快回去换衣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